我是灣家人,甜食控,遊戲廢一個

【戀與/李澤言X妳】要他幫妳化妝(繁)

渣文筆,5k文長,OOC可能有<<腦洞大開

交往中且同居,有閃有甜


初次寫戀與文!玩了好久還是對李總比較多愛(艸)因為自己也是愛玩美妝的,所以第一次想寫這樣的題材,照自己的上妝習慣還有自己用的化妝品去寫文而已,還請多多指教了!

===

上班歸上班,但撐到週五總有想要偷懶休閒一下的時候……

看完新的節目計畫案,只覺得快被那些文字弄得眼花眼痛,把文件傳給了悅悅跟安娜姐、給韓野交代節目上要準備的東西,就整個身體垮在電腦以上靠著背稍作休息;伸出右手來弄滑鼠到處點著頁面,看看衣服廣告啊或是逛逛鞋子

逛的也有點膩了,就點進youtube看看有甚麼新影片,看到之前追蹤的美妝youtuber發佈了個:

>>男朋友幫我化妝(BF Does My Makeup)<<

「男朋友幫我化妝??????」雖然抱著排遣的心情點進去看,但是一看到人家男朋友拿了眉筆幫她畫眼線妳整個笑到想要看看最後完妝結果會如何……

「那個眼影的顏色真是絕了!」

「噗哈哈哈哈那個腮紅打成這樣,好像被打啊哈哈哈。」

連女同事們看到你笑的這麼誇張也忍不住湊過來看熱鬧

顧夢看到每個步驟都想吐槽:「唉呃——那個口紅簡直不搭這個妝!怎麼會選土色系的呢。」

「唇色不是重點啊妳看那眉毛啊!完全不對稱的啊哈哈哈。」悅悅似乎快笑到抽筋了

「那個眼線真的是…畢竟是男人來化的麼——」安娜姊只能幫那男朋友找藉口了

男同事們聽到這句話莫名覺得女生化妝挑剔完美到一個可怕,不禁各個汗顏。

 ===

週六早晨,妳醒來時已經看不到李澤言的身影,迷迷糊糊地拍著他睡覺的位置,再看看鬧鐘時間顯示:10:39

「哇啊天哪!怎麼睡到這個時間去了?」倏地起身,直接穿著睡衣在浴室稍微簡單梳洗,冰涼的水潑在臉上也清醒許多。擦乾臉後上些化妝水,走出浴室去了客廳,就看到李澤言在沙發坐著,拿著一杯黑咖啡、看著雜誌

聽到腳步聲,李澤言抬起頭看著妳

「醒了?」再綴一口咖啡、收起了雜誌

你邊傻笑地走向他「嘿嘿,哇——你有幫我做早餐嗎!」

「……」

「幹嘛那個臉看著我?」

「本來還想說妳不起來我就直接做中飯了。」

「那起來了也不叫我麼。」

「看妳睡成豬樣八成我叫了也不……」不顧李澤言還沒把話說完,你就直接坐在他旁邊,直接拿起了分量實在的三明治開心的咬下一口

「嗚嗯!」雖然已經冷了,不過烤過的麵包還有點奶油香、內夾爽口的生蔬、簡單調味過的香煎雞肉片——

 「吃完嘴裡的東西再說話。」

咬好幾下,吞了下去「還是你做的東西好吃!」

 「嗯,喜歡就好。」

「今天你幾點起來的啊?」

「大概7點。」

「這麼早?」

「……我不像妳。」

「這麼早起來也不能幹嘛啊,今天又不是上班日。」

「所以才說我不像妳。」

……這就是李式的把話聊死。

找不到話反駁回去默默氣惱地把三明治一口一口吃完,還故意端起他的黑咖啡喝了一口

「我吃飽了!謝謝親愛的——」

「……」雖然沒說甚麼,不過他的嘴角微微上揚著

===

李澤言繼續看著還沒看完的雜誌,只是身邊多了個妳

側身躺在沙發,枕在他的大腿上滑著手機,反正李澤言只是說了個「隨便妳」就也沒甚麼抗議,而且空著的那隻手還摸著妳的頭,用手指梳著妳柔軟的棕褐色頭髮

滑完一輪朋友圈也回完了各種訊息,又無聊地打開youtube找影片打發時間,突然想到昨天看到的新影片……

「吶,李澤言?」

「幹嘛?」

「你可以幫我一件事嗎?」

「需要我幫忙直接說出來就好了。」收起雜誌,放在一旁。

「那……你不能拒絕喔!」轉過頭看著李澤言,帶著一抹期待的微笑

「快說。」

「幫我化妝!」

「……我拒絕。」

「你反悔!」突然地坐起來、一本正經地面向他。

「為什麼要我幫妳化妝?」

「就好玩麼!」

「無聊。」

「不無聊!很有趣的啊!」

「我有甚麼好處?」

「我晚上煮飯給你。」

「免談。」

「那我幫你按摩!」

「沒必要。」

「那你自己說一個?」

「……」沒想到李澤言居然在認真思考???

「快說啊——」

「可以的話,我出差的時候……」

「嗯?」

「陪我去。」

「就這樣?」

「嗯。」

「好!我去拿化妝包來!你把手洗乾淨。」李澤言看著妳開心跑進房間拿化妝包,忍不住又笑了,站起身去洗手台洗洗手

===

妳從藍白色條紋的化妝包中拿出了所有的化妝品,李澤言拿起一個個看這個是甚麼東西,那個認真卻疑惑不解的表情真的該拍下來紀念。等全部都擺好在桌上了,就一邊再擦一次化妝水跟保濕霜邊告訴他妳的化妝步驟

「等我做好保濕,就先上妝前乳,然後用美妝蛋沾粉底在臉上擦上薄薄一層,就可以用蜜粉先定妝,接下來……」

「妳等我上完一個步驟在跟我說下一步好了。」估計全部說完也花個大半時間

「喔好啦……」噘起嘴照著鏡子,看保養品也差不多都吸收了,就夾瀏海起來

「好了!來吧!」

李澤言深吸一口氣又嘆出,看著桌上的化妝品從中找出妝前乳是哪一罐

「那個粉紅色罐子的啦。」妳手指一指,李澤言拿起了那罐看著妳確認

「嗯嗯對,擠在手上幾滴,然後用指腹沾取擦在臉上。」李澤言照著妳的話做,用中指指腹沾取一些

「臉過來點。」妳挪了挪屁股坐得更靠近,貼在他的大腿側邊,李澤言就開始幫妳抹上妝前乳

「你手好溫暖喔。」

「你臉倒是很冷。」說著話,但是手的動作卻輕輕柔柔的,眼神也是不放過沒有抹到的地方,均勻地給你抹上

妳看著他,突然被他認真的模樣搞得有點害羞的笑了一下

「呵,笑什麼?」

「沒甚麼——差不多好了?」

「嗯。」

「這是美妝蛋,已經稍微用化妝水弄濕了比較好上妝,那個玻璃罐有透膚色、黑壓頭的就是粉底」妳把美妝蛋遞給了他

放回妝前乳,拿起了妳說的粉底瓶,打開蓋子壓出幾下在手背上「等一下喔,我稍微把粉底推平,這樣就會因為手的溫度比較容易上均勻——」

妳突然地在他手背上推著粉底,李澤言的眼神變得溫柔起來,拿了妳遞給他的美妝蛋,在圓端沾取些粉底

「要上均勻喔!」

「知道了。」回答得有點慵懶,開始將粉底輕拍在妳臉上,力道不輕不重,從臉頰到鼻尖,再到額頭,然後下巴,李澤言沒有放過任何一處,也覺得粉底這東西很奇妙,把熬夜加班趕工養出的黑眼圈都遮的漂亮,甚至光上個粉底就讓妳的氣色變好了

「眼睛閉起來,抿唇。」

連眼部跟人中還有鼻翼兩邊的地方都仔細地蓋上粉底,莫名覺得他不當化妝師有點可惜耶

差不多也用完手背上的粉底了,妳還是閉著眼睛,李澤言放下美妝蛋看著妳的臉,很透亮、很好看……

「……?」妳感覺李澤言沒有再動作有點莫名的睜開眼,直接對上他的眼睛、眨了眨幾眼,讓他忍不住心跳加速了

「已經好了?」

「差不多吧,妳自己照鏡子看。」彷彿李澤言也對自己的成果很滿意似的,臉上帶有自信的笑容

「嗯……嗯……呣……」左照又看,都覺得他比自己上的還要好,挑不出毛病的好啊!平常睡過頭為了趕上班,頂多覺得有抹上了就直接草草了事、直接上彩妝

「可以了!撲上蜜粉吧。」妳拿起了粉紅色的蜜粉盒給了他,他放下美妝蛋接過手,打開了蜜粉盒

「嗯?怎麼只有粉撲?」

「蜜粉在下層,那個隔層往上推就看到蜜粉了。」

「連個化妝品都搞這麼麻煩?」嘴上說說,還是用手指穿過粉撲的繫帶拿起來,把隔層推上

「要分開放才衛生啊,我很喜歡這樣貼心的設計呢。」

「嗯……臉過來」把粉撲沾了些蜜粉,但可能沒注意粉的量,他一撲在妳的左臉上,妳就看到蜜粉"砰"的散起一片粉雪,稍微後退了一點,看那些粉飄落,不禁大笑出來

「哈哈哈,你沾太多了啦!」

李澤言用手遮住自己的笑容,指著妳的臉「呵,妳的臉……」

「啊?」轉頭看著鏡子,左臉頰上有個實白又圓的蜜粉圈都沾在臉上

「李澤言啊你想把我變成殭屍麼???」對著鏡子吐槽,真的是又氣又好笑

「那要怎麼弄?」本來還打算再沾些蜜粉的,被妳看到後馬上開口制止

「唉等等等等!不要再拍了!你把臉上這些撲開就好了。」嗚嗚,要是全部都要拍過蜜粉再撲到臉上真的會變殭屍了……

「那我要繼續了,眼睛閉上,免得粉進到妳眼睛裡。」

把臉湊過去、閉上眼睛,李澤言開始拍開剛剛的蜜粉圈,慢慢的往右臉頰拍去,再拍滿其他地方,動作也是很輕柔,稍微有點按壓,感覺就像是臉部按摩一樣,讓妳內心有種幸福感

但是李澤言則是很努力的讓蜜粉都均勻撲開在臉上,不要讓臉有色差,可是很專注的拍好幾下才滿意,好不容易把蜜粉給撲完全了,李澤言像鬆了一口氣的嘆出聲

「嗯?已經好了?」

「嗯,這樣還可以吧?」收起了蜜粉盒,放回桌上,但是他沒把粉撲放回去收納層裡

「嘿嘿,你覺得可以就好了。」

「對我這麼有信心?接下來呢?」

「先上眼線!」伸出手拿起你的棕色眼線筆,打開筆蓋交給他

只見李澤言換把粉撲勾在小拇指上,這樣的動作讓妳不禁大呼

「你居然知道幫別人化妝會墊個粉撲?難不成有幫別人化妝過嗎?」

「我只是看過彩妝師在化妝時都會這樣。」

「是喔。」

「別囉嗦,眼睛過來。」

妳閉上雙眼,粉撲柔軟的絨毛貼在妳的臉頰上,眼線液筆在妳的眼皮上輕輕劃過、一筆一筆的向眼尾畫去

但這時想起昨天看到的影片,忍不住笑了一下,臉頰也因為笑容而推了下粉撲,沒想到李澤言一時失手把眼線小小的畫飄了一條

他皺了眉頭,想辦法把眼線畫高補了那一條線,帶有嚴肅語氣的說「不要笑。」

「好啦……等等給你看昨天我看到的那個影片,真的很有趣!把大家都給笑得快不行了。」

「好,妳先不要亂動,免得我畫壞了不要跟我抱怨。」

「呣……」

左眼線已經畫好了,李澤言換把粉撲貼在妳的右臉頰上,再次的一筆一劃,對照著左眼的眼線,盡量讓眼線畫的一樣對稱,直到覺得可以了,仔細檢查看看眼線粗細和眼尾畫的有沒有一樣

端詳了許久,李澤言突然開口「我……是第一次幫別人化妝。」

「嗯?」

「而且還是妳。」

「……」聽到這樣的話,妳害羞的抿起嘴唇

「好了,睜開眼睛我看看。」

睜開眼睛再眨眨眼,只見他一下看左一下看右,妳的眼珠也跟著他的頭轉動

「還行。」

「行就行吧,先畫眉毛?」妳抽起他手上的眼線筆蓋回蓋子放在桌上

「眉筆是這個?」照著剛才先看過標籤名的印象拿起了眉筆

「嗯嗯!」

因為用不著閉上眼睛,可以看清楚李澤言在努力化妝時的表情,而且沒想到李澤言的臉靠著這麼近看著,但他在幫妳畫眉毛也不好意思後退,只能努力挺著腰,不讓身體向後傾

「眉毛很重要的,不要畫歪了。」

「我知道。」這麼近,連說話開口都感覺到他口中那咖啡香的氣息

李澤言想著平常妳的眉毛是怎麼畫的,畫完左邊眉毛,再換右邊,但是抓不準右邊眉毛的眉尾該在哪地方下垂……

「畫好了。」

「然後是眼影!」不知道是不是開始對李澤言的妝技也有那麼點相信了,妳也沒照鏡子確認就直接拿起眼影盒遞給他,見他打開盒子後又稍微皺了眉頭

「這麼多顏色都要用到?」有米白色、金色、淺棕色、深棕色、粉紅色、黑色,看的李澤言有點朦

「才沒有啦,你想用甚麼顏色就用這支眼影棒塗上去就好,看你的囉!」

「那好吧,眼睛閉上。」抓起眼影棒,注意到上面已經有妳用過的顏色痕跡,有米白色跟粉色跟深棕色的,他就沾著那一塊眼影色幫妳上粉

眼頭那邊上了米白色,眼窩處打上粉色,眼尾則是上些深棕色,兩眼同時上了色比較容易看哪邊上得不夠,還用無名指的指腹稍微輕輕抹開,讓色塊的界線不那麼明顯,帶有點珠光的眼影隨著光線閃閃發亮,李澤言看了也很喜歡

「好了。」放回眼影棒,蓋上盒蓋

「挺快的嘛,接下來是腮紅。」拿起了黑耀色圓型的腮紅盒,打開來是一個煙粉色又有點亮粉的腮紅,已經被妳用凹了一個小盆地出來

「這個用腮紅刷來刷在臉頰上,喏」妳連同腮紅盒和腮紅刷一起遞給他,接過手後,李澤言看著那腮紅的顏色在手上轉著,貌似很看好這腮紅

「直接刷在臉上就好?」

「呃、我是習慣刷在臉頰又靠近顴骨那……不要上太多喔!不然臉頰會紅的像是被打一樣。」

「有這麼誇張?」

「有!大家看到我就當場演場哭戲,說你家暴我:『我都哭著求饒了,李澤言還是下手這麼重啊嗚嗚嗚。』」妳演的過頭,李澤言懶的理妳這番假哭鬧

「我不會打女人,倒是會用別的方式讓妳哭著向我求饒。」

「什麼方式?」

問完妳發現李澤言看著妳,臉上多了點戲謔的笑容

瞬間理解什麼的馬上後悔問了這句話,害羞的大叫他名字!

「李!澤!言!」

「幹什麼,我在幫妳化妝,臉過來。」假裝沒說什麼,是妳自己要想歪的故作認真,用腮紅刷掃了幾下腮紅,刷在妳的臉頰上,特地往上刷;輕輕拂過顴骨的地方

等兩頰都上好了腮紅,妳還是怕他下手太重,摸摸臉頰看能不能揮掉一點

「這樣就好了?」

「還沒呢!還有最後一步,擦口紅。」

但光是妳拿出來的口紅就有7支,李澤言看著,彷彿覺得妳根本不只一個嘴唇

「不同場合要擦不同的口紅啊,有粉紅色,有粉橘色,也有正紅色,然後我很喜歡這個櫻花粉色的!」

「那就擦那個吧,給我。」

「喔……」你也不挑看看哪個適合!不過算了,不然李澤言可能更看的一頭霧水選不出顏色來

拔開純蓋;轉出唇膏,李澤言伸出左手抬起妳的下巴扶著,右手開始在你的嘴唇上擦口紅

被抓著下巴的妳有點緊張不太敢亂動,但是他仍舊靠得很近的看著妳的嘴唇慢慢地移動唇膏,從上唇到下唇,由於唇膏有很好的保濕度,所以碰到嘴唇的溫度就像奶油那樣融在唇上,形成平滑光亮的粉紅色,直到擦的飽滿了,李澤言才滿意的放下手

「好了,完成了。」又再度嘆了一口氣,像完成了個大創作一樣輕鬆,收起了口紅

「好了嗎!我看看!」拿起鏡子靠近一看,妳發現兩邊眉毛一邊是正常的一邊是平眉!腮紅還是打的太重了嗚嗚,忘記說要把多餘的粉拍掉再來刷……眼影上的方式跟自己不一樣看了有點不習慣,口紅雖然擦的很好,但是嘴唇兩邊沒有擦上有點可惜了

「嗯……」左看右看,李澤言見妳說出甚麼評語,直接劈頭問了

「怎麼樣?」

「要我說實話?」

「實話實說。」

「還……勉強、算可以……接受……。」

「……直接說哪邊差了。」

「眉毛!右邊變成平眉了!」

「還有呢?」

「腮紅還是很紅啊!」

「然後?」

「眼影就不說了,畢竟我第一次上也是很掉漆,不過你擦口紅的時候沒有連兩邊的唇角都擦呀!」

「沒了?」

「嗯,就這樣。」

真是敗給妳了,李澤言伸出手輕拍了拍妳的頭頂,打趣的問:「下次還敢不敢給我化妝?」

「不敢了不敢了,怕這樣出去被人家笑。」尤其給她們看到一定會笑一整天

「知道就好。」

「……」妳噘起嘴看著他

「沒想到只是化個妝這麼耗精神。」

「才沒有呢,化好妝心情會很好!」

「妳還不是整天一臉垮的?」

「那只是因為一整天上班回來累了而已啊,才沒有你說的臉垮!你才整天皺著眉頭臭著臉呢!」

兩個人互相鬥嘴,李澤言只是覺得這樣子很有趣,心中也有種簡單的滿足感

「那下次我幫你化妝?」你想用手機來自拍留個紀念,突然萌生起這個念頭

「不必了。」

「唉?很有趣啊?」拍完了一張,偷偷地稍微把鏡頭往李澤言那邊挪,讓他也一起入鏡

「我覺得不有趣。」

「你化妝一定會很好看的哈哈哈。」

「哼,無聊。」

「來看這邊!」

「啊?」李澤言一轉頭,就按下了快門"啪擦!"

「哈哈,我拍到了!」

「……」

點開照片,看李澤言瞬間轉向鏡頭的表情真的很好笑w,你也覺得這張的表情不錯,保存下來,反正李澤言也沒叫妳刪掉——

放下手機後,妳準備跑去浴室卸妝,李澤言默默地幫妳把化妝品收進化妝包,雖然也不知道妳怎麼擺的不過都把東西疊放的整整齊齊,空間都剛好塞進了唇膏跟刷子,拉起拉鍊放好在桌上,瞥見妳手機屏幕開著,還顯示著剛剛拍的那張合拍

「真的是……幼稚到不行。」嘴巴念著,不過臉上的表情卻是難得一見的溫和。

不一會兒妳已經卸妝也洗完臉,探出頭來看看他在幹嘛,正巧看到李澤言看著自己手機,露出那種溫潤的表情,讓妳忍不住害羞了起來,把臉埋在毛巾裡擦乾

「這男人怎麼這麼犯規呢……」

===

「我卸妝好了,肚子有點餓了。」走出浴室,妳回到他身邊坐著,貼在他手臂上摸摸肚子

「想吃些什麼?」

「有甚麼菜嘛還是?想吃個簡單的麵食就好了。」

「有義大利麵,冰箱也有一些海鮮跟豬肉,妳要奶油白醬還是番茄紅醬?」

「番茄紅醬!」見妳欣喜又期待的笑了,李澤言站起身

「坐著等我,我去做。」

「是!chef——」

「傻瓜。」拿起了空咖啡杯,走去廚房開伙

「嘿嘿。」妳被罵也得了,反正李大廚要給妳吃的好料的

妳拿起了手機,打算把剛剛拍的合拍發到朋友圈上:

"看看李化妝師的傑作!"

發佈>>

順便看看我的青蛙回家了沒,他已經在外面浪個好久了啊,只寄了照片回家,還是跟蝴蝶姐姐約會去了!

不到幾分鐘,手機跳出留言通知,點開來看

悅悅:那個眉毛是出走了?還有他那表情是怎麼了??

顧夢:眼線畫的不錯啊!可是臉紅的2333

安娜:每天上班叫他幫妳化妝好了。

魏謙:李化妝師????

妳忍不住笑出來,李澤言聽到妳的笑聲回頭看妳,見妳看著手機樂的,就嗤笑了下繼續忙手邊的事

===

「做好了,來吃吧。」李澤言端了兩盤過來,妳伸手接過一盤,看著的義大利麵冒著熱煙,聞著番茄的香氣,還有擺盤漂亮的海鮮在麵上

「別急,叉子給妳。」

「謝謝親愛的——」

「咳,快趁熱吃了。」

「嘿嘿,好——」看到他耳朵有點害羞的紅起來了,嘻嘻——


end

後記:你們倆都吃完了義大利麵,一起在水槽洗著餐盤

「吶,李澤言。」

「嗯?」

「我剛剛才想到……」

「想到什麼?」

「忘記上睫毛膏了。」

「……」

妳看著他,他也看著妳

「沒有第二次。」

「咦——?」


评论(4)
热度(14)

© 微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