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灣家人,甜食控,遊戲廢一個

【恋与/李泽言X妳】要他帮妳化妆(简)

渣文笔,5k文长,OOC可能有<

交往中且同居,有闪有甜

初次写恋与文!玩了好久还是对李总比较多爱(艸)因为自己也是爱玩美妆的,所以第一次想写这样的题材,照自己的上妆习惯还有自己用的化妆品去写文而已,还请多多指教了!

===

上班归上班,但撑到周五总有想要偷懒休闲一下的时候……

看完新的节目计画案,只觉得快被那些文字弄得眼花眼痛,把文件传给了悦悦跟安娜姐、给韩野交代节目上要准备的东西,就整个身体垮在电脑以上靠着背稍作休息;伸出右手来弄滑鼠到处点着页面,看看衣服广告啊或是逛逛鞋子

逛的也有点腻了,就点进youtube看看有什么新影片,看到之前追踪的美妆youtuber发布了个:

>>男朋友帮我化妆(BF Does My Makeup)<<

「男朋友帮我化妆??????」虽然抱着排遣的心情点进去看,但是一看到人家男朋友拿了眉笔帮她画眼线妳整个笑到想要看看最后完妆结果会如何……

「那个眼影的颜色真是绝了!」

「噗哈哈哈哈那个腮红打成这样,好像被打啊哈哈哈。」

连女同事们看到你笑的这么夸张也忍不住凑过来看热闹

顾梦看到每个步骤都想吐槽:「唉呃——那个口红简直不搭这个妆!怎么会选土色系的呢。」

「唇色不是重点啊妳看那眉毛啊!完全不对称的啊哈哈哈。」悦悦似乎快笑到抽筋了

「那个眼线真的是…毕竟是男人来化的么——」安娜姊只能帮那男朋友找借口了

男同事们听到这句话莫名觉得女生化妆挑剔完美到一个可怕,不禁各个汗颜。

 ===

周六早晨,妳醒来时已经看不到李泽言的身影,迷迷糊糊地拍着他睡觉的位置,再看看闹钟时间显示:10:39

「哇啊天哪!怎么睡到这个时间去了?」倏地起身,直接穿着睡衣在浴室稍微简单梳洗,冰凉的水泼在脸上也清醒许多。擦干脸后上些化妆水,走出浴室去了客厅,就看到李泽言在沙发坐着,拿着一杯黑咖啡、看着杂志

听到脚步声,李泽言抬起头看着妳

「醒了?」再缀一口咖啡、收起了杂志

你边傻笑地走向他「嘿嘿,哇——你有帮我做早餐吗!」

「……」

「干嘛那个脸看着我?」

「本来还想說妳不起来我就直接做中饭了。」

「那起来了也不叫我么。」

「看妳睡成猪样八成我叫了也不……」不顾李泽言还没把话说完,你就直接坐在他旁边,直接拿起了分量实在的三明治开心的咬下一口

「呜嗯!」虽然已经冷了,不过烤过的面包还有点奶油香、内夹爽口的生蔬、简单调味过的香煎鸡肉片——

 「吃完嘴里的东西再说话。」

咬好几下,吞了下去「还是你做的东西好吃!」

 「嗯,喜欢就好。」

「今天你几点起来的啊?」

「大概7点。」

「这么早?」

「……我不像妳。」

「这么早起来也不能干嘛啊,今天又不是上班日。」

「所以才说我不像妳。」

……这就是李式的把话聊死。

找不到话反驳回去默默气恼地把三明治一口一口吃完,还故意端起他的黑咖啡喝了一口

「我吃饱了!谢谢亲爱的——」

「……」虽然没说什么,不过他的嘴角微微上扬着

===

李泽言继续看着还没看完的杂志,只是身边多了个妳

侧身躺在沙发,枕在他的大腿上滑着手机,反正李泽言只是说了个「随便妳」就也没什么抗议,而且空着的那只手还摸着妳的头,用手指梳着妳柔软的棕褐色头发

滑完一轮朋友圈也回完了各种讯息,又无聊地打开youtube找影片打发时间,突然想到昨天看到的新影片……

「呐,李泽言?」

「干嘛?」

「你可以帮我一件事吗?」

「需要我帮忙直接说出来就好了。」收起杂志,放在一旁。

「那……你不能拒绝喔!」转过头看着李泽言,带着一抹期待的微笑

「快说。」

「帮我化妆!」

「……我拒绝。」

「你反悔!」突然地坐起来、一本正经地面向他。

「为什么要我帮妳化妆?」

「就好玩么!」

「无聊。」

「不无聊!很有趣的啊!」

「我有什么好处?」

「我晚上煮饭给你。」

「免谈。」

「那我帮你按摩!」

「没必要。」

「那你自己说一个?」

「……」没想到李泽言居然在认真思考? ? ?

「快说啊——」

「可以的话,我出差的时候……」

「嗯?」

「陪我去。」

「就这样?」

「嗯。」

「好!我去拿化妆包来!你把手洗干净。」李泽言看着妳开心跑进房间拿化妆包,忍不住又笑了,站起身去洗手台洗洗手

===

妳从蓝白色条纹的化妆包中拿出了所有的化妆品,李泽言拿起一个个看这个是什么东西,那个认真却疑惑不解的表情真的该拍下来纪念。等全部都摆好在桌上了,就一边再擦一次化妆水跟保湿霜边告诉他妳的化妆步骤

「等我做好保湿,就先上妆前乳,然后用美妆蛋沾粉底在脸上擦上薄薄一层,就可以用蜜粉先定妆,接下来……」

「妳等我上完一个步骤在跟我说下一步好了。」估计全部说完也花个大半时间

「喔好啦……」噘起嘴照着镜子,看保养品也差不多都吸收了,就夹浏海起来

「好了!来吧!」

李泽言深吸一口气又叹出,看着桌上的化妆品从中找出妆前乳是哪一罐

「那个粉红色罐子的啦。」妳手指一指,李泽言拿起了那罐看着妳确认

「嗯嗯对,挤在手上几滴,然后用指腹沾取擦在脸上。」李泽言照着妳的话做,用中指指腹沾取一些

「脸过来点。」妳挪了挪屁股坐得更靠近,贴在他的大腿侧边,李泽言就开始帮妳抹上妆前乳

「你手好温暖喔。」

「你脸倒是很冷。」说着话,但是手的动作却轻轻柔柔的,眼神也是不放过没有抹到的地方,均匀地给你抹上

妳看着他,突然被他认真的模样搞得有点害羞的笑了一下

「呵,笑什么?」

「没什么——差不多好了?」

「嗯。」

「这是美妆蛋,已经稍微用化妆水弄湿了比较好上妆,那个玻璃罐有透肤色、黑压头的就是粉底。」妳把美妆蛋递给了他

放回妆前乳,拿起了妳說的粉底瓶,打开盖子压出几下在手背上「等一下喔,我稍微把粉底推平,这样就会因为手的温度比较容易上均匀——」

妳突然地在他手背上推着粉底,李泽言的眼神变得温柔起来,拿了妳递给他的美妆蛋,在圆端沾取些粉底

「要上均匀喔!」

「知道了。」回答得有点慵懒,开始将粉底轻拍在妳脸上,力道不轻不重,从脸颊到鼻尖,再到额头,然后下巴,李泽言没有放过任何一处,也觉得粉底这东西很奇妙,把熬夜加班赶工养出的黑眼圈都遮的漂亮,甚至光上个粉底就让妳的气色变好了

「眼睛闭起来,抿唇。」

连眼部跟人中还有鼻翼两边的地方都仔细地盖上粉底,莫名觉得他不当化妆师有点可惜耶

差不多也用完手背上的粉底了,妳还是闭着眼睛,李泽言放下美妆蛋看着妳的脸,很透亮、很好看……

「……?」妳感觉李泽言没有再动作有点莫名的睁开眼,直接对上他的眼睛、眨了眨几眼,让他忍不住心跳加速了

「已经好了?」

「差不多吧,妳自己照镜子看。」仿佛李泽言也对自己的成果很满意似的,脸上带有自信的笑容

「嗯……嗯……呣……」左照又看,都觉得他比自己上的还要好,挑不出毛病的好啊!平常睡过头为了赶上班,顶多觉得有抹上了就草草了事、直接上彩妆

「可以了!扑上蜜粉吧。」妳拿起了粉红色的蜜粉盒给了他,他放下美妆蛋接过手,打开了蜜粉盒

「嗯?怎么只有粉扑?」

「蜜粉在下层,那个隔层往上推就看到蜜粉了。」

「连个化妆品都搞这么麻烦?」嘴上说说,还是用手指穿过粉扑的系带拿起来,把隔层推上

「要分开放才卫生啊,我很喜欢这样贴心的设计呢。」

「嗯……脸过来」把粉扑沾了些蜜粉,但可能没注意粉的量,他一扑在妳的左脸上,妳就看到蜜粉"砰"的散起一片粉雪,稍微后退了一点,看那些粉飘落,不禁大笑出来

「哈哈哈,你沾太多了啦!」

李泽言用手遮住自己的笑容,指着妳的脸「呵,妳的脸……」

「啊?」转头看着镜子,左脸颊上有个实白又圆的蜜粉圈都沾在脸上

「李泽言啊你想把我变成僵尸么???」对着镜子吐槽,真的是又气又好笑

「那要怎么弄?」本来还打算再沾些蜜粉的,被妳看到后马上开口制止

「唉等等等等!不要再拍了!你把脸上这些扑开就好了。」呜呜,要是全部都要拍过蜜粉再扑到脸上真的会变僵尸了……

「那我要继续了,眼睛闭上,免得粉进到妳眼睛里。」

把脸凑过去、闭上眼睛,李泽言开始拍开刚刚的蜜粉圈,慢慢的往右脸颊拍去,再拍满其他地方,动作也是很轻柔,稍微有点按压,感觉就像是脸部按摩一样,让妳内心有种幸福感

但是李泽言则是很努力的让蜜粉都均匀扑开在脸上,不要让脸有色差,可是很专注的拍好几下才满意,好不容易把蜜粉给扑完全了,李泽言像松了一口气的叹出声

「嗯?已经好了?」

「嗯,这样还可以吧?」收起了蜜粉盒,放回桌上,但是他没把粉扑放回去收纳层里

「嘿嘿,你觉得可以就好了。」

「对我这么有信心?接下来呢?」

「先上眼线!」伸出手拿起你的棕色眼线笔,打开笔盖交给他

只见李泽言换把粉扑勾在小拇指上,这样的动作让妳不禁大呼

「你居然知道帮别人化妆会垫个粉扑?难不成有帮别人化妆过吗?」

「我只是看过彩妆师在化妆时都会这样。」

「是喔。」

「别啰嗦,眼睛过来。」

妳闭上双眼,粉扑柔软的绒毛贴在妳的脸颊上,眼线液笔在妳的眼皮上轻轻划过、一笔一笔的向眼尾画去

但这时想起昨天看到的影片,忍不住笑了一下,脸颊也因为笑容而推了下粉扑,没想到李泽言一时失手把眼线小小的画飘了一条

他皱了眉头,想办法把眼线画高补了那一条线,带有严肃语气的说「不要笑。」

「好啦……等等给你看昨天我看到的那个影片,真的很有趣!把大家都给笑得快不行了。」

「好,妳先不要乱动,免得我画坏了不要跟我抱怨。」

「呣……」

左眼线已经画好了,李泽言换把粉扑贴在妳的右脸颊上,再次的一笔一划,对照着左眼的眼线,尽量让眼线画的一样对称,直到觉得可以了,仔细检查看看眼线粗细和眼尾画的有没有一样

端详了许久,李泽言突然开口「我……是第一次帮别人化妆。」

「嗯?」

「而且还是妳。」

「……」听到这样的话,妳害羞的抿起嘴唇

「好了,睁开眼睛我看看。」

睁开眼睛再眨眨眼,只见他一下看左一下看右,妳的眼珠也跟着他的头转动

「还行。」

「行就行吧,先画眉毛?」妳抽起他手上的眼线笔盖回盖子放在桌上

「眉笔是这个?」照着刚才先看过标签名的印象拿起了眉笔

「嗯嗯!」

因为用不着闭上眼睛,可以看清楚李泽言在努力化妆时的表情,而且没想到李泽言的脸靠着这么近看着,但他在帮妳画眉毛也不好意思后退,只能努力挺着腰,不让身体向后倾

「眉毛很重要的,不要画歪了。」

「我知道。」这么近,连说话开口都感觉到他口中那咖啡香的气息

李泽言想着平常妳的眉毛是怎么画的,画完左边眉毛,再换右边,但是抓不准右边眉毛的眉尾该在哪地方下垂……

「画好了。」

「然后是眼影!」不知道是不是开始对李泽言的妆技也有那么点相信了,妳也没照镜子确认就直接拿起眼影盒递给他,见他打开盒子后又稍微皱了眉头

「这么多颜色都要用到?」有米白色、金色、浅棕色、深棕色、粉红色、黑色,看的李泽言有点朦

「才没有啦,你想用什么颜色就用这支眼影棒涂上去就好,看你的啰!」

「那好吧,眼睛闭上。」抓起眼影棒,注意到上面已经有妳用过的颜色痕迹,有米白色跟粉色跟深棕色的,他就沾着那一块眼影色帮妳上粉

眼头那边上了米白色,眼窝处打上粉色,眼尾则是上些深棕色,两眼同时上了色比较容易看哪边上得不够,还用无名指的指腹稍微轻轻抹开,让色块的界线不那么明显,带有点珠光的眼影随着光线闪闪发亮,李泽言看了也很喜欢

「好了。」放回眼影棒,盖上盒盖

「挺快的嘛,接下来是腮红。」拿起了黑耀色圆型的腮红盒,打开来是一个烟粉色又有点亮粉的腮红,已经被妳用凹了一个小盆地出来

「这个用腮红刷来刷在脸颊上,喏」妳连同腮红盒和腮红刷一起递给他,接过手后,李泽言看着那腮红的颜色在手上转着,貌似很看好这腮红

「直接刷在脸上就好?」

「呃、我是习惯刷在脸颊又靠近颧骨那……不要上太多喔!不然脸颊会红的像是被打一样。」

「有这么夸张?」

「有!大家看到我就当场演场哭戏,说你家暴我:『我都哭着求饶了,李泽言还是下手这么重啊呜呜呜。』」妳演的过头,李泽言懒的理妳这番假哭闹

「我不会打女人,倒是会用别的方式让妳哭着向我求饶。」

「什么方式?」

问完妳发现李泽言看着妳,脸上多了点戏谑的笑容

瞬间理解什么的马上后悔问了这句话,害羞的大叫他名字!

「李!泽!言!」

「干什么,我在帮妳化妆,脸过来。」假装没说什么,是妳自己要想歪的故作认真,用腮红刷扫了几下腮红,刷在妳的脸颊上,特地往上刷;轻轻拂过颧骨的地方

等两颊都上好了腮红,妳还是怕他下手太重,摸摸脸颊看能不能挥掉一点

「这样就好了?」

「还没呢!还有最后一步,擦口红。」

但光是妳拿出来的口红就有7支,李泽言看着,仿佛觉得妳根本不只一个嘴唇

「不同场合要擦不同的口红啊,有粉红色,有粉橘色,也有正红色,然后我很喜欢这个樱花粉色的!」

「那就擦那个吧,给我。」

「喔……」你也不挑看看哪个适合!不过算了,不然李泽言可能更看的一头雾水选不出颜色来

拔开纯盖;转出唇膏,李泽言伸出左手抬起妳的下巴扶着,右手开始在你的嘴唇上擦口红

被抓着下巴的妳有点紧张不太敢乱动,但是他仍旧靠得很近的看着妳的嘴唇慢慢地移动唇膏,从上唇到下唇,由于唇膏有很好的保湿度,所以碰到嘴唇的温度就像奶油那样融在唇上,形成平滑光亮的粉红色,直到擦的饱满了,李泽言才满意的放下手

「好了,完成了。」又再度叹了一口气,像完成了个大创作一样轻松,收起了口红

「好了吗!我看看!」拿起镜子靠近一看,妳发现两边眉毛一边是正常的一边是平眉!腮红还是打的太重了呜呜,忘记说要把多余的粉拍掉再来刷……眼影上的方式跟自己不一样看了有点不习惯,口红虽然擦的很好,但是嘴唇两边没有擦上有点可惜了

「嗯……」左看右看,李泽言見妳说出什么评语,直接劈头问了

「怎么样?」

「要我说实话?」

「实话实说。」

「还……勉强、算可以……接受……。」

「……直接说哪边差了。」

「眉毛!右边变成平眉了!」

「还有呢?」

「腮红还是很红啊!」

「然后?」

「眼影就不说了,毕竟我第一次上也是很掉漆,不过你擦口红的时候没有连两边的唇角都擦呀!」

「没了?」

「嗯,就这样。」

真是败给妳了,李泽言伸出手轻拍了拍妳的头顶,打趣的问:「下次还敢不敢给我化妆?」

「不敢了不敢了,怕这样出去被人家笑。」尤其给她们看到一定会笑一整天

「知道就好。」

「……」妳噘起嘴看着他

「没想到只是化个妆这么耗精神。」

「才没有呢,化好妆心情会很好!」

「妳还不是整天一脸垮的?」

「那只是因为一整天上班回来累了而已啊,才没有你说的脸垮!你才整天皱着眉头臭着脸呢!」

两个人互相斗嘴,李泽言只是觉得这样子很有趣,心中也有种简单的满足感

「那下次我帮你化妆?」你想用手机来自拍留个纪念,突然萌生起这个念头

「不必了。」

「唉?很有趣啊?」拍完了一张,偷偷地稍微把镜头往李泽言那边挪,让他也一起入镜

「我觉得不有趣。」

「你化妆一定会很好看的哈哈哈。」

「哼,无聊。」

「来看这边——」

「啊?」李泽言一转头,就按下了快门"啪擦!"

「哈哈,我拍到了!」

「……」

点开照片,看李泽言瞬间转向镜头的表情真的很好笑w,你也觉得这张的表情不错,保存下来,反正李泽言也没叫妳删掉——

放下手机后,妳准备跑去浴室卸妆,李泽言默默地帮妳把化妆品收进化妆包,虽然也不知道妳怎么摆的不过都把东西叠放的整整齐齐,空间都刚好塞进了唇膏跟刷子,拉起拉链放好在桌上,瞥見妳手机屏幕开着,还显示着刚刚拍的那张合拍

「真的是……幼稚到不行。」嘴巴念着,不过脸上的表情却是难得一见的温和。

不一会儿妳已经卸妆也洗完脸,探出头来看看他在干嘛,正巧看到李泽言看着自己手机,露出那种温润的表情,让妳忍不住害羞了起来,把脸埋在毛巾里擦干

「这男人怎么这么犯规呢……」

===

「我卸妆好了,肚子有点饿了。」走出浴室,妳回到他身边坐着,贴在他手臂上摸摸肚子

「想吃些什么?」

「有什么菜嘛还是?想吃个简单的面食就好了。」

「有义大利面,冰箱也有一些海鲜跟猪肉,妳要奶油白酱还是番茄红酱?」

「番茄红酱!」見妳欣喜又期待的笑了,李泽言站起身

「坐着等我,我去做。」

「是——chef——」

「傻瓜。」拿起了空咖啡杯,走去厨房开伙

「嘿嘿。」妳被骂也得了,反正李大厨要给妳吃的好料的

妳拿起了手机,打算把刚刚拍的合拍发到朋友圈上:

"看看李化妆师的杰作!"

发布>>

顺便看看我的青蛙回家了没,他已经在外面浪个好久了啊,只寄了照片回家,还是跟蝴蝶姐姐约会去了!

不到几分钟,手机跳出留言通知,点开来看

悦悦:那个眉毛是出走了?还有他那表情是怎么了? ?

顾梦:眼线画的不错啊!可是脸红的2333

安娜:每天上班叫他帮妳化妆好了。

魏谦:李化妆师? ? ? ?

妳忍不住笑出来,李泽言听到妳的笑声回头看妳,見妳看着手机乐的,就嗤笑了下继续忙手边的事

===

「做好了,来吃吧。」李泽言端了两盘过来,妳伸手接过一盘,看着的义大利面冒着热烟,闻着番茄的香气,还有摆盘漂亮的海鲜在面上

「别急,叉子给妳。」

「谢谢亲爱的——」

「咳,快趁热吃了。」

「嘿嘿,好——」看到他耳朵有点害羞的红起来了,嘻嘻——

end

后记:你们俩都吃完了义大利面,一起在水槽洗着餐盘

「呐,李泽言。」

「嗯?」

「我刚刚才想到……」

「想到什么?」

「忘记上睫毛膏了。」

「……」

妳看着他,他也看着妳

「没有第二次。」

「咦——?」

评论
热度(51)

© 微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