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灣家人,甜食控,遊戲廢一個

【戀與/李澤言X妳】情人節R車(繁)

OOC可能、文筆渣、前文+車共文長9K的破車(?),文底部跟評論都有連結,記得繫安全帶,小心不要跌落車外

雖然這次遊戲活動劇情中是跟白起出去了,但李太太我總想要來個大腦洞滿足自己(絞手指)),可我是個沒辦法馬上開跑車去飆車的人,如果不慣李澤言的溫柔攻勢可以直接點車刷卡,不過覺得情人節這天難免要來搞一下大事(doge)

只要一個人心裡面愛著她,對這人來說,她所有一切盡是難以言喻的誘惑;且深陷得無法自拔。

===

2/13

李澤言,就唯一這男人,從來都不會直接表達自己的心意,妳問個幾百遍,他還是把妳當個麻雀一樣吵。

 

「所以你去不去?」苦著臉,看著坐在辦公桌前看文件的人,這大概是你問了第113次了,包括你傳訊息問他的次數也包含在內

「我很忙,也不確定有沒有空,別再像上次生日那樣把我拐去了。」

妳只不過是想在情人節那天跟他看個電影,然後到遇見餐廳跟他吃個情人節晚餐,甚至已經買好電影票選個好位、早在兩個月前就訂好位了,打算連同自己做的巧克力跟心意好好傳達給他,但是說出驚喜就不驚喜了,妳也只是問他2/14那天下午要不要一起吃看電影還有晚餐而已,他都回妳:「我很忙。」令妳氣惱的看著日期越來越近、內心著急得直接來華銳找他

「但就是明天了呀。」問得妳也有點沮喪了,語氣很明顯的表現疲憊

翻開文件新的一頁,見妳大概沒個結果也不肯走出辦公室,只好耐住性子先給個暫時的答案「明天早上我回覆妳,妳現在是很閒嗎?」

妳也不是不知道他的工作有多忙碌,覺得只好等明天看他的回答了

「你要記得回我喔!」

「嗯。」

「那......我先回去了。」

等到明天早上就可以了!妳稍微安心了點又打起精神,走出李澤言的辦公室,想著之後要去哪裡走走逛逛、給自己放鬆心情準備明天

聽到妳輕輕的關上門,李澤言才繼續專心在審視文件上的文字。

===

2/14

12:23

天啊——!已經過中午了?電影是下午三點的場哇!

昨天晚上因為有點緊張的睡不著,所以躺在床上看了想看很久的連續劇,當然每看完一集就想知道接下來的進展,而妳一直看下去看到途中卻不小心就睡著了!手機還沒電了!

「我真的是個笨蛋嗚嗚嗚.......」也沒有設定鬧鐘;再怎麼抱怨自己也沒用,妳趕快把手機連上充電線、開機

「嗯?李澤言不知道傳訊息了沒有?」妳看著通知欄左等右等,就是看不到有任何李澤言三個字的出現,就只有公司同事們傳來:"老闆,情人節快樂!"的祝賀,安娜姐還特地傳個:

"約會加油喔~"讓妳不好意思的笑了起來

想說直接打開訊息看,也是沒有任何的未讀訊息,就直接打字傳給他:

"李澤言?"

"你有回覆我了嗎?"

等了個五分鐘,還是沒看到他已讀,想說再等一下也好,就放著手機給他充電,開始盥洗跟整頓自己的心情

幸好幾天前已經決定好了要去穿什麼打扮,白色針織V領毛衣,露出妳的脖頸和鎖骨線;搭配紅色的厚絨及膝裙,套上保暖的黑褲襪更顯妳上半露出的白皙皮膚,也想好出門要穿上低跟短靴。擺在桌上已經包裝好的自製巧克力,為了不要忘記,連同卡片一起放到紅白條紋的牛皮紙提袋內

全部都打扮得妥當,該帶的東西也都檢查過一遍,妳在回頭看手機點開鎖屏

李澤言怎麼還是沒有回我??是幹什麼去了?為什麼連訊息都沒有看到呢?

打了3通電話過去,雖然沒關機但他都沒有接起電話,眼看已經一點半了,妳先傳訊息給李澤言;告訴他在哪間電影院,就穿上大衣跟圍巾、拿了肩包、拎著紙袋就匆匆出門。

===

怎麼辦?現在電影都已經要開始入場了!

妳只抽出單張電影票交給工作人員驗票,抱著不安的心情走進去,找到位子直接坐下來、拿起手機就先打電話給李澤言

[嘟——嘟——嘟——]

「為什麼都不接我電話呢?」有點難過的放下手機掛掉電話,轉靜音、深了呼吸;轉移心情專心看來看電影......

===

O市,李澤言在飯店送了法國貴賓到大廳門口接待區,聽不懂法文的魏謙只能在一旁靜靜待命,直到打完寒暄、目送貴賓搭上飛機接駁轎車離開後,李澤言轉過頭問魏謙:「接下來沒甚麼行程了吧?」

「啊、是的,辛苦您了!」

「嗯,辛苦了,等等就可以回去休假過年了。」李澤言拿出口袋的手機,關掉勿擾模式

「好的!您慢走。」

[嗡——嗡——嗡——嗡——]手機連續的震動,跳出一個個訊息通知

看著通知都顯示妳的名字,李澤言才驚覺忘記昨天約定好要回妳的訊息了;從早上趕著提早來飯店等待貴賓,避免有人打擾先把手機設定成勿擾。查看未接來電、點你的號碼回撥,可是此時的妳把手機轉為靜音收在包包裡面,根本不知道這時候李澤言打電話給妳。掛掉電話、他焦急的快步走到地下停車場,開出車子;一到路面就朝著戀與市的方向開去......

===

兩個半小時後,電影結束了,幸好自己選的是喜劇類型的,把妳笑得合不攏嘴,不然根本壓不下那難過的情緒去欣賞這部好作品,在座椅上伸個懶腰;起身拿好自己的東西走出了電影院。

走出電影院外,天空已經一片昏暗、氣溫也降低不少,剛從溫暖的室內走到戶外,身體忍不住打了個寒顫,拿出手機點開螢幕,看到有10多通的未接來電;都顯示李澤言的名字

「大笨蛋!剛剛在看電影怎麼可能接你的......」

突然手機亮起了來電畫面,是李澤言打來的!妳點下綠色通話鍵;放到耳邊,甚麼話都不說

「妳在哪裡?」

「......」妳被他那焦急的語氣嚇了一跳,從來沒聽過他這樣對妳說話

「快說,妳現在在哪?」聽到車子引擎的聲音,妳想這人大概邊開車邊打電話給妳吧

「我在、電影院、門口。」

「妳不要亂走動,我去接妳。」

「唉?」

「等我。」隨即被李澤言掛掉了電話,令妳滿是莫名其妙。

是誰該在生誰的氣??怎麼感覺現在他在生我的氣??

===

點開李澤言的聊天室,看到他都已讀了妳傳的訊息,然後未接來電幾乎每隔不到10分鐘就打過來一次,此時的妳不曉得他是忙什麼去了,到現在才回妳的電話;然後也沒說什麼?只叫我在這邊等你過來

想不通對於他這人到底還有沒有機會去把握?越想越對於自己沒有信心了。手指冷的在互相搓熱,即使穿了大衣和圍巾還是有點小看戶外的低溫,從電影院走出來的情侶經過你身邊,都牽著手或是互相勾著手臂緊緊窩在一起

看著看著也很揪心,轉移視線看著遠處,正好看見一輛眼熟的車駛來停在路邊,有人穿著黑色大衣下了車、急著關上車門;大快步地走到妳面前

「李、澤言?」

「要罵我笨蛋還是白癡都可以。」

「唉?」我現在仰視著的人在說什麼鬼話?罵他?

「要罵就快,免得我改變心意。」

妳還是愣愣地看著他,瞬間莫名的覺得雙眼發熱、濕潤起來

「妳、」李澤言見狀,就什麼都不再多說;直接打開雙臂拉過妳、抱進他的懷裡

「??」還搞不清楚現在什麼狀況,感覺一手按在妳的後腦勺後,只能被他抱的緊實不放

李澤言低下頭、在妳臉頰旁說:「......對不起。」

「咦?」聽了這句話妳眨了下眼,滿溢在眼眶的眼淚順著臉龐流下

「對不起。」他說了第二次

妳終於懂了:李澤言,是在乎妳的

「大笨蛋、李白癡、李傻瓜!到現在才!嗚......」妳小聲地罵,只說給他聽,到後面整個爆哭到沒辦法說出完整的話

抱著妳一陣子,旁人見了也不好意思地避開視線走過

「別哭了,把頭抬起來。」

妳吸著鼻子抬起頭看著他,他的表情是妳從沒見過的溫柔。他用右手大拇指抹去妳的眼淚,放在後腦杓的大手輕輕揉妳的頭髮,讓妳縮了點脖子

「我們走了。」現在的語氣已經沒有剛剛電話中的銳氣,妳稍微哭過之後心情也平復下來

「走去哪?」

「去我家。」李澤言牽起妳的左手,妳感受著他的溫度傳遞到妳的手心

「可是、我已經預約了餐廳的晚餐了?」

「取消掉,到我家吃。」

「唉??」我在兩個月前就預約好的說!

===

「進來吧,把大衣給我。」

李澤言先進去打開電燈,妳脫了鞋子進到他家中,脫下大衣跟圍巾遞給他,接過手後打開一旁的衣櫃,把妳的衣服掛放在裡面

「先到客廳沙發那坐著等我,我馬上去弄點吃的給妳。」

「嗯,可以......借我一下廁所嗎?」

「妳走進我房間往右轉就可以看到了。」

妳找到他的房間照他說的往右轉看到了衛浴間,開了電燈走到洗手台的鏡子前,看有沒有把自己的妝給哭花了,今天簡單化個妝,想到要吃飯就只有擦上護唇膏而已,沒在意太多。

回到客廳後,李澤言已經在廚房切食材、放了一鍋水火爐上加熱,就乖乖的去做在沙發上;拿出手機打電話給遇見餐廳取消今晚的訂位,雖然有點可惜了,不過妳確實也比較想要吃到他親自準備的料理。

看著他熟練、一氣呵成的動作,那個忙碌的背影跟在辦公室看到的他完全不一樣,比起會埋首在文字裡、妳覺得這時候的李澤言特別帥氣。妳伸手摸去放在一旁的紙袋,內心想:這樣子我要怎麼給他好啊?

不一會,李澤言端了一盤做好的義大利麵;放在妳面前的桌上、擺好湯匙跟叉子在兩旁。他給妳做了滿是奶香的白醬麵,羅勒葉的特殊香味隨著熱煙飄散在空氣中,還有撒上一些起司粉增添香氣、刺激著妳的食欲

「快趁熱吃。」李澤言在妳身邊坐下來

「謝謝......你不吃嗎?」

「我還不餓,妳先吃。」

「嗯。」拿起餐具勺起一口麵、稍微吹了幾口送入嘴裡,香氣直衝妳的鼻腔,這餐不僅滿足妳的口腹之慾,連同嗅覺都一同享受到了,熱呼呼的讓妳全身都暖了起來

「好吃嗎?」

「嗯嗯,很好吃,真的比其他餐廳的還要好吃!」

「......」他沒有回應妳,不過妳聽到他笑出小小一聲

===

見妳快吃完義大利麵,李澤言站了起來走到一個櫃子前打開門,拿了兩個高腳紅酒杯、選一瓶紅酒,拔起栓子將紅酒倒到紅酒杯中

他拿著紅酒杯一邊搖晃著回到沙發坐下,妳剛好吃完最後一口、抽一張放在桌上的面紙擦拭嘴,李澤言遞給妳一杯,妳接過手之後稍微聞了一下紅酒的香味、喝了一小口,在嘴中稍微含著;感受紅酒溫厚的包覆

「對不起,今天我去接待了很重要的人,所以忙到忘記跟妳的約定。」

李澤言突然開口,妳轉頭看著他,見他這樣子向你道歉,今天所有的不滿早就消散無蹤

「沒、沒什麼啦,既然對方很是很重要的人,我也覺得你先忙他們的事比較恰當......。」你抿著紅酒杯緣,明顯有點緊張

「今天、」

「我我我有東西要給你!」打斷李澤言想說的話,把紅酒杯暫時放在桌上、轉過身拿起紙袋,深吸一口氣。又轉回去面對他,雙手遞出

「那個、就是、情...情人節...快樂。」你越說越小聲;甚至低下頭,害羞的不敢直視

李澤言本來也是想跟妳提情人節的事,明明妳主動邀約他卻因為工作忽略妳的感受,但見妳已經拿出了禮物,也不好意思再提起想說的話;接過妳的紙袋打開來,放下手邊的紅酒杯,看到一個包裝盒和卡片;一起從紙袋拿出來看

「是妳自己做的巧克力?」

「嗯。」李澤言先看了信裡的內容,看著看著;表情變得更加柔和、深情的閱讀妳寫的字句。可妳的臉卻越來越紅,為了掩飾害羞,再拿起紅酒杯喝了一口。等到他閱讀完妳的手信,打開裝巧克力的盒蓋,裡面裝有六顆愛心造型的牛奶巧克力跟黑巧克力,他發自內心的露出微笑,妳對他此時笑容著迷

「餵我。」這兩字把妳拉回意識,他拿著盒子遞倒妳面前

「......你要先吃哪個?」

「都可以。」

好吧,既然都可以,那就先吃牛奶巧克力的好了。妳抓起了一顆、往他的嘴巴送去,他的嘴巴微張;讓妳把巧克力推送進他嘴中

李澤言含起巧克力、用嘴裡的溫度去讓巧克力溶化在口中

深陷的無法自拔

评论(1)
热度(40)

© 微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