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灣家人,甜食控,遊戲廢一個

【恋与/李泽言X妳】情人节R车(简)

OOC可能、文笔渣、前文+车共文长9K的破车(?),文底部跟評論都有连结,记得系安全带,小心不要跌落车外

虽然这次游戏活动剧情中是跟白起出去了,但李太太我总想要来个大脑洞满足自己(绞手指)),可我是个没办法马上开跑车去飙车的人,如果不惯李泽言的温柔攻势可以直接点车刷卡,不过觉得情人节这天难免要来搞一下大事(doge)

只要一个人心里面爱着她,对这人来说,她所有一切尽是难以言喻的诱惑;且深陷得无法自拔。

===

2/13

李泽言,就唯一这男人,从来都不会直接表达自己的心意,妳问个几百遍,他还是把妳当个麻雀一样吵。

「所以你去不去?」苦着脸,看着坐在办公桌前看文件的人,这大概是你问了第113次了,包括你传讯息问他的次数也包含在内

「我很忙,也不确定有没有空,别再像上次生日那样把我拐去了。」

妳只不过是想在情人节那天跟他看个电影,然后到遇见餐厅跟他吃个情人节晚餐,甚至已经买好电影票选个好位、早在两个月前就订好位了,打算连同自己做的巧克力跟心意好好传达给他,但是说出惊喜就不惊喜了,妳也只是问他2/14那天下午要不要一起吃看电影还有晚餐而已,他都回妳:「我很忙。」令妳气恼的看着日期越来越近、内心着急得直接来华锐找他

「但就是明天了呀。」问得妳也有点沮丧了,语气很明显的表现疲惫

翻开文件新的一页,見妳大概没个结果也不肯走出办公室,只好耐住性子先给个暂时的答案「明天早上我回覆妳,妳现在是很闲吗?」

妳也不是不知道他的工作有多忙碌,觉得只好等明天看他的回答了

「你要记得回我喔!」

「嗯。」

「那......我先回去了。」

等到明天早上就可以了!妳稍微安心了点又打起精神,走出李泽言的办公室,想着之后要去哪里走走逛逛、给自己放松心情准备明天

听到妳轻轻的关上门,李泽言才继续专心在审视文件上的文字。

===

2/14

12:23

天啊——!已经过中午了?电影是下午三点的场哇!

昨天晚上因为有点紧张的睡不着,所以躺在床上看了想看很久的连续剧,当然每看完一集就想知道接下来的进展,而妳一直看下去看到途中却不小心就睡着了!手机还没电了!

「我真的是个笨蛋呜呜呜.......」也没有设定闹钟;再怎么抱怨自己也没用,妳赶快把手机连上充电线、开机

「嗯?李泽言不知道传讯息了没有?」妳看着通知栏左等右等,就是看不到有任何李泽言三个字的出现,就只有公司同事们传来:"老板,情人节快乐! "的祝贺,安娜姐还特地传个:

"约会加油喔~"让妳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

想说直接打开讯息看,也是没有任何的未读讯息,就直接打字传给他:

"李泽言?"

"你有回覆我了吗?"

等了个五分钟,还是没看到他已读,想说再等一下也好,就放着手机给他充电,开始盥洗跟整顿自己的心情

幸好几天前已经决定好了要去穿什么打扮,白色针织V领毛衣,露出妳的脖颈和锁骨线;搭配红色的厚绒及膝裙,套上保暖的黑裤袜更显妳上半露出的白皙皮肤,也想好出门要穿上低跟短靴。摆在桌上已经包装好的自制巧克力,为了不要忘记,连同卡片一起放到红白条纹的牛皮纸提袋内

全部都打扮得妥当,该带的东西也都检查过一遍,妳在回头看手机点开锁屏

李泽言怎么还是没有回我? ?是干什么去了?为什么连讯息都没有看到呢?

打了3通电话过去,虽然没关机但他都没有接起电话,眼看已经一点半了,妳先传讯息给李泽言;告诉他在哪间电影院,就穿上大衣跟围巾、拿了肩包、拎着纸袋就匆匆出门。

===

怎么办?现在电影都已经要开始入场了!

妳只抽出单张电影票交给工作人员验票,抱着不安的心情走进去,找到位子直接坐下来、拿起手机就先打电话给李泽言

[嘟——嘟——嘟——]

「为什么都不接我电话呢?」有点难过的放下手机挂掉电话,转静音、深了呼吸;转移心情专心看来看电影......

===

O市,李泽言在饭店送了法国贵宾到大厅门口接待区,听不懂法文的魏谦只能在一旁静静待命,直到打完寒暄、目送贵宾搭上飞机接驳轿车离开后,李泽言转过头问魏谦:「接下来没什么行程了吧?」

「啊、是的,辛苦您了!」

「嗯,辛苦了,等等就可以回去休假过年了。」李泽言拿出口袋的手机,关掉勿扰模式

「好的!您慢走。」

[嗡——嗡——嗡——嗡——]手机连续的震动,跳出一个个讯息通知

看着通知都显示妳的名字,李泽言才惊觉忘记昨天约定好要回妳的讯息了;从早上赶着提早来饭店等待贵宾,避免有人打扰先把手机设定成勿扰。查看未接来电、点你的号码回拨,可是此时的妳把手机转为静音收在包包里面,根本不知道这时候李泽言打电话给妳。挂掉电话、他焦急的快步走到地下停车场,开出车子;一到路面就朝着恋与市的方向开去......

===

两个半小时后,电影结束了,幸好自己选的是喜剧类型的,把妳笑得合不拢嘴,不然根本压不下那难过的情绪去欣赏这部好作品,在座椅上伸个懒腰;起身拿好自己的东西走出了电影院。

走出电影院外,天空已经一片昏暗、气温也降低不少,刚从温暖的室内走到户外,身体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拿出手机点开萤幕,看到有10多通的未接来电;都显示李泽言的名字

「大笨蛋!刚刚在看电影怎么可能接你的......」

突然手机亮起了来电画面,是李泽言打来的!妳点下绿色通话键;放到耳边,什么话都不说

「妳在哪里?」

「......」妳被他那焦急的语气吓了一跳,从来没听过他这样对妳說话

「快说,妳现在在哪?」听到车子引擎的声音,妳想这人大概边开车边打电话给妳吧

「我在、电影院、门口。」

「妳不要乱走动,我去接妳。」

「唉?」

「等我。」随即被李泽言挂掉了电话,令妳满是莫名其妙。

是谁该在生谁的气? ?怎么感觉现在他在生我的气? ?

===

点开李泽言的聊天室,看到他都已读了妳传的讯息,然后未接来电几乎每隔不到10分钟就打过来一次,此时的妳不晓得他是忙什么去了,到现在才回妳的电话;然后也没说什么?只叫我在这边等你过来

想不通对于他这人到底还有没有机会去把握?越想越对于自己没有信心了。手指冷的在互相搓热,即使穿了大衣和围巾还是有点小看户外的低温,从电影院走出来的情侣经过你身边,都牵着手或是互相勾着手臂紧紧窝在一起

看着看着也很揪心,转移视线看着远处,正好看见一辆眼熟的车驶来停在路边,有人穿着黑色大衣下了车、急着关上车门;大快步地走到妳面前

「李、泽言?」

「要骂我笨蛋还是白痴都可以。」

「唉?」我现在仰视着的人在说什么鬼话?骂他?

「要骂就快,免得我改变心意。」

妳还是愣愣地看着他,瞬间莫名的觉得双眼发热、湿润起来

「妳、」李泽言见状,就什么都不再多说;直接打开双臂拉過妳、抱进他的怀里

「??」还搞不清楚现在什么状况,感觉一手按在妳的后脑勺后,只能被他抱的紧实不放

李泽言低下头、在妳脸颊旁说:「......对不起。」

「咦?」听了这句话妳眨了下眼,满溢在眼眶的眼泪顺着脸庞流下

「对不起。」他说了第二次

妳终于懂了:李泽言,是在乎妳的

「大笨蛋、李白痴、李傻瓜!到现在才!呜......」妳小声地骂,只说给他听,到后面整个爆哭到没办法说出完整的话

抱着妳一阵子,旁人见了也不好意思地避开视线走过

「别哭了,把头抬起来。」

妳吸着鼻子抬起头看着他,他的表情是妳从没见过的温柔。他用右手大拇指抹去妳的眼泪,放在后脑杓的大手轻轻揉妳的头发,让妳缩了点脖子

「我们走了。」现在的语气已经没有刚刚电话中的锐气,妳稍微哭过之后心情也平复下来

「走去哪?」

「去我家。」李泽言牵起妳的左手,妳感受着他的温度传递到妳的手心

「可是、我已经预约了餐厅的晚餐了?」

「取消掉,到我家吃。」

「唉??」我在两个月前就预约好的说!

===

「进来吧,把大衣给我。」

李泽言先进去打开电灯,妳脱了鞋子进到他家中,脱下大衣跟围巾递给他,接过手后打开一旁的衣柜,把妳的衣服挂放在里面

「先到客厅沙发那坐着等我,我马上去弄点吃的给妳。」

「嗯,可以......借我一下厕所吗?」

「妳走进我房间往右转就可以看到了。」

妳找到他的房间照他说的往右转看到了卫浴间,开了电灯走到洗手台的镜子前,看有没有把自己的妆给哭花了,今天简单化个妆,想到要吃饭就只有擦上护唇膏而已,没在意太多。

回到客厅后,李泽言已经在厨房切食材、放了一锅水火炉上加热,就乖乖的去做在沙发上;拿出手机打电话给遇见餐厅取消今晚的订位,虽然有点可惜了,不過妳确实也比较想要吃到他亲自准备的料理。

看着他熟练、一气呵成的动作,那个忙碌的背影跟在办公室看到的他完全不一样,比起会埋首在文字里、妳觉得这时候的李泽言特别帅气。妳伸手摸去放在一旁的纸袋,内心想:这样子我要怎么给他好啊?

不一会,李泽言端了一盘做好的义大利面;放在妳面前的桌上、摆好汤匙跟叉子在两旁。他给妳做了满是奶香的白酱面,罗勒叶的特殊香味随着热烟飘散在空气中,还有撒上一些起司粉增添香气、刺激着妳的食欲

「快趁热吃。」李泽言在妳身边坐下来

「谢谢......你不吃吗?」

「我还不饿,妳先吃。」

「嗯。」拿起餐具勺起一口面、稍微吹了几口送入嘴里,香气直冲妳的鼻腔,这餐不仅满足妳的口腹之欲,连同嗅觉都一同享受到了,热呼呼的让妳全身都暖了起来

「好吃吗?」

「嗯嗯,很好吃,真的比其他餐厅的还要好吃!」

「......」他没有回应妳,不過妳听到他笑出小小一声

===

見妳快吃完义大利面,李泽言站了起来走到一个柜子前打开门,拿了两个高脚红酒杯、选一瓶红酒,拔起栓子将红酒倒到红酒杯中

他拿着红酒杯一边摇晃着回到沙发坐下,妳刚好吃完最后一口、抽一张放在桌上的面纸擦拭嘴,李泽言递给妳一杯,妳接过手之后稍微闻了一下红酒的香味、喝了一小口,在嘴中稍微含着;感受红酒温厚的包覆

「对不起,今天我去接待了很重要的人,所以忙到忘记跟妳的约定。」

李泽言突然开口,妳转头看着他,见他这样子向你道歉,今天所有的不满早就消散无踪

「没、没什么啦,既然对方很是很重要的人,我也觉得你先忙他们的事比较恰当......。」你抿着红酒杯缘,明显有点紧张

「今天、」

「我我我有东西要给你!」打断李泽言想说的话,把红酒杯暂时放在桌上、转过身拿起纸袋,深吸一口气。又转回去面对他,双手递出

「那个、就是、情...情人节...快乐。」你越说越小声;甚至低下头,害羞的不敢直视

李泽言本来也是想跟妳提情人节的事,明明妳主动邀约他却因为工作忽略妳的感受,但見妳已经拿出了礼物,也不好意思再提起想说的话;接過妳的纸袋打开来,放下手边的红酒杯,看到一个包装盒和卡片;一起从纸袋拿出来看

「是妳自己做的巧克力?」

「嗯。」李泽言先看了信里的内容,看着看着;表情变得更加柔和、深情的阅读妳写的字句。可妳的脸却越来越红,为了掩饰害羞,再拿起红酒杯喝了一口。等到他阅读完妳的手信,打开装巧克力的盒盖,里面装有六颗爱心造型的牛奶巧克力跟黑巧克力,他发自内心的露出微笑,妳对他此时笑容着迷

「喂我。」这两字把妳拉回意识,他拿着盒子递倒妳面前

「......你要先吃哪个?」

「都可以。」

好吧,既然都可以,那就先吃牛奶巧克力的好了。妳抓起了一颗、往他的嘴巴送去,他的嘴巴微张;让妳把巧克力推送进他嘴中

李泽言含起巧克力、用嘴里的温度去让巧克力溶化在口中

深陷的無法自拔

评论(5)
热度(149)
  1. 一罐酸奶芝士♡微密 转载了此文字

© 微密 | Powered by LOFTER